如何理性看待PG One和嘻哈文化?

编辑:芊蔚

道德舆论场-栏目条-天下杂谈.jpg180108-嘻哈_600.jpg

近日,因《中国有嘻哈》节目走红的音乐歌手PG One,由于一首充斥脏话和性暗示歌词的说唱歌曲《圣诞夜》而成为众矢之的,甚至引发外媒关注。这首歌的歌词低俗下流,不堪入目,引来了众多媒体和网友的批评举报。

1月4日,共青团中央、中国妇女报等多家媒体先后表态直指PG ONE已触犯国家法律,“教唆青少年吸毒与公开侮辱妇女”。新华网也发表锐评称“他不配拥有嘻哈舞台”,后经多家知名媒体转发。1月4日下午,PG One在微博上公开道歉,这首歌也已从音乐网站下线。

然而歌曲的下架和其工作室的道歉声明不仅没有平息众怒,反而给他挖下更大的坑——他在致歉声明中在把歌词中的脏话表达归咎于“早期接触嘻哈文化受黑人音乐影响深厚”。不少网民反驳称“嘻哈精神并非脏话连篇”,“如果中国嘻哈需要向黑人嘻哈学习,也是学习他们的音乐形式和说唱技法,而不是脏话”。

嘻哈1_600.jpg

有的人为PG One辩解称,嘻哈文化就是要diss,你凭什么不让一个歌手自由地发挥嘻哈文化呢?diss,是形容嘻哈文化最经典的一个词,是Disrespect (不尊重)或Disparage (轻视)的简写。说唱者喜欢用唱歌的方式来互相贬低和批判。支持PG One的小伙伴也因此喊冤:血腥暴力、吸毒和性,不正是嘻哈文化的特色?


可是,嘻哈文化真就是这样的“曲风”吗?脏话与嘻哈音乐有着何种联系?这还得从这种音乐诞生的背景和文化土壤说起。

不要误解了嘻哈文化

180108-嘻哈_600.jpg

我们必须回顾一下嘻哈的历史:

嘻哈说唱是一种跟着伴奏、带着韵律吟诵的音乐风格。

上世纪60年代,黑人及其他少数族裔在美国的政治地位极端低下。他们生活在种族歧视的大环境下,经济捉襟见肘,失业率高,进学校深造的机会贫乏,更缺少社会地位上升的可能性。直到矛盾积聚到一定程度,美国爆发了种族危机。嘻哈文化,就诞生于美国曼哈顿布鲁克林区——当时著名的贫民窟。黑人们以自己特有的表达方式结合音乐、舞蹈和节奏天赋,创造了嘻哈。他们用嘻哈反对歧视,用嘻哈宣泄不满,用嘻哈表达愤怒。整个群体受到社会的排斥,除了反抗,必然还有绝望。

但是脏字并不是美国嘻哈说唱的灵魂。嘻哈说唱的核心精神是社会底层的草根对于不公平命运的愤怒和抗争,以及对自由和爱的向往与追求。随着时代进步,美国嘻哈音乐初期出现的脏字在1985年后呈总体下降趋势,黑人嘻哈说唱中的一些词语往往并非谩骂,而是一种自嘲,更多的歌中不乏自己独特且独立的想法和态度。

因此,嘻哈文化自然而然混合有暴力、毒品和性。当黑人运动的成果不明显时,嘻哈文化所呈现出的姿态,是斗争、积极、保持个性的一面。


不要误解了我们对嘻哈的包容

文化是现实的反映,一种文化受到公众的喜爱,必然契合了社会主流的心态。

当黑人斗争的年代结束,黑人群体的社会地位慢慢上升,嘻哈文化过去阴暗的一面,已经不合时宜。对于黑人群体来说,以前不敢想的,现在敢想了。阳光活力、青春活泼,希望被新的社会所认同,成为新的主流。自此嘻哈文化慢慢融入了主流,也不再是美国穷困黑人的代言词。

我们并不反感嘻哈文化。今年的嘻哈文化节目《中国有嘻哈》创下不俗的收视率,正体现了这一点。嘻哈进入中国,受到中国青年的喜爱,也正体现了我们的文化自信,和对各种意见的兼容并包。真正喜爱嘻哈的人,不是它具体唱的什么内容,也不是形式,而是一种嘻哈精神。

嘻哈是属于年轻人的文化,它真正关注的是人们真实经历的喜怒哀乐。嘻哈的横冲直撞、直率感性的表现力和力度,表达的是人们反对压迫、张扬个性的自我表达。嘻哈精神的本质,是人们对公平正义的追求,对自由的渴望。

而PG One显然没有理解到这一层面。以为说骂脏话、随便diss别人、提倡吸毒、侮辱女性就是嘻哈文化,就是嘻哈音乐。我们善意地看待青年的叛逆,包容带着叛逆心理的文化,因为这或许就是一代代人不断进取推陈出新最初的萌芽。

但包容绝不意味着纵容!舶来品一味照搬,从来只会水土不服。嘻哈文化,也同时对于我们的国民提出了问题,毋宁说带来了考验。

PG ONE的粉丝基本都是年龄不大的“90后”,甚至包括未及成年的“00后”。在追星族眼中,偶像的一举一动,包括一件服饰,一个发型,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会让粉丝趋之若鹜;而偶像说唱的那些歌曲,则可能会成为他们将来面对世界的人生态度。


互联网上,经常会曝出令舆论哗然的不尊重女性的恶性事件,谁敢保证那些作恶者不是受了社会文化的荼毒?当偶像用这样的态度对待女性时,他的粉丝要么抛弃偶像,要么跟着偶像学,这似乎是我们能够预料到的结果。


在2014年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曾历数我国文艺创作中存在的问题,“有的是非不分、善恶不辨、以丑为美,过度渲染社会阴暗面;有的搜奇猎艳、一味媚俗、低级趣味,把作品当作追逐利益的‘摇钱树’,当作感官刺激的‘摇头丸’”。这样的作品,无筋骨、缺道德、没温度,注定唱不到大众心里,更经不起时间检验。

不要误解了公众人物的内涵

一位公众人物在社会中获得的成绩和利益越多,就越应该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其中之一,就是为自己的言行负责,不要一味去迎合青少年的叛逆心理,更不能践踏法律的红线。

偶像不等同于名和利,成为偶像不意味着可以为所欲为!PG One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自己身为大众偶像,会起到的榜样效应,以及在当代青少年面前,究竟该去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

大多数人都在谴责PG One的不当行为,说明我们的社会中大多数人的道德观还很分明。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对“污点偶像”粉转路,“我们不接受偶像有哪些言论和行为”的现象本身,正体现了中国青年对偶像一贯的期待。

尽管每一代中国人,都有自己不同的偶像,但这些偶像大都是积极正面的:或是文坛明星,或是爱国武将,或是忠臣义士,或是道德楷模。即使是在娱乐巨星成为偶像的当代,我们的青年依旧要求他们的偶像,必须是正能量的。这样的偶像,不会不尊重生命而拿逝者开玩笑,不会一次又一次践踏法律的边界,不会教唆青年吸毒,不会歧视女性,这都是中国文化的底线。

对舶来文化,我们是开放、包容和敬重的。而“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也从来是应有之意。如果嘻哈偶像们想在中国继续得到发展,那就必须从传统黑人说唱文化所提倡的价值观中跳脱出来。在中国自有的文化体系、道德观和风尚中,去寻找自己扎根的土壤和精神源泉。(图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