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家·思辨丨百善孝为先 这些行为却让孝道变“愚孝”

编辑:三木

观点 孝.jpg

《韩诗外传》、《说苑》、《孔子家语》均记载:一次,曾子有过错,在瓜地里除草,将瓜苗的根斩断了,其父曾皙就拿起拐杖揍他。曾子被打得扑倒在地上,好长时间才苏醒过来,说:“您老人家还在生我气吗?”鲁国的人认为曾子的做法是孝子,就把这件事告诉给孔子。孔子听后对门人说:“曾参如果来了,不要让他进来!”曾参认为自己没有错误,就请人转告孔子。

孔子却说了一番道理:“曾参,你没有听说过舜的事吗?舜的父亲用小竹鞭子轻轻打他,他就忍受着。如果用大拐杖打他,他就逃跑。经常叫他做什么,他随时都在;如果要加害于他,就找不着他。今天你让父亲暴怒鞭打,拱手站着不逃走。你想,你不是一个百姓吗?如果杀死一个百姓,那给你父亲留下什么罪啊?”这就是成语“小受大走”、“小杖则受,大杖则走”等的来历,是说轻打就受,重打就逃开。儒家认为这是孝子受父母责罚时应抱的态度。

这个故事很深刻,不要“愚孝”,而要学舜的“至孝”、“大孝”,这是孔子孝的智慧,又是从舜那里得到启发的。再说,如果曾子被父亲打死了,那么其父就有罪,辱没了父亲,曾子也就是不孝之子了。孔子的这种逆向思维也很有意趣。

孝道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爱老敬老,孝顺老人自然应当提倡,但孝顺过了头就成了愚孝。而时至今日,仍有男方相亲要求女方买房写自己父母的名字,为了满足父母想要孙子的愿望而逼迫妻子堕胎等荒唐的新闻事件发生。有些孝子常常把“以顺为孝”挂在嘴边,为了孝敬父母而无条件地服从父母的意志或安排,甚至牺牲其他家庭成员的正常生活而迁就老人的不良习惯等。这就是混淆了孝与愚孝,与我们提倡的传统孝道的本质相去甚远。

顺从父母 结婚日子要“大仙”定

卢迪的丈夫就是对父母言听计从,从不敢有半分违逆。卢迪也是个很孝敬父母的女孩,当初择偶时她就曾经提出一条要求:男方一定要孝顺。后来找到的丈夫小张虽然足够孝顺,可是卢迪渐渐地发现,这份孝心好像变了味,小张对于父母的顺从已经到了是非不分的地步。一切事情,小张都以父母为重,卢迪跟公婆说话的时候,小张都会竖着耳朵在一旁人真听着,简直就是以鸡蛋里面挑骨头的态度在挑刺,只要有一点儿不够完美,小张都会跟卢迪争吵。比如说给婆婆打电话,电话那头的信号不好,卢迪多“喂”了两声,小张都会觉得是卢迪不耐烦。

小张的父母特别迷信,结婚、盖房、搬家之类的事情都要找 “大仙”问卜,甚至剪个头发都得算算日子。当初小两口结婚的时候,卢迪想把婚礼定在五一或十一的假期,不光气候适宜,亲朋好友也有假期,方便出席。可公公婆婆却有他们自己的一套,结婚的日子要问“大仙”!结果“大仙”给算的日子是个寒冬腊月,马上就过年了,一向顺从父母的丈夫小张当然双手赞成。可是卢迪却很不喜欢这个算出来的“好日子”,农历、公历都是单数不说,还是个工作日!“谁家结婚不找个放假的日子啊?工作日办婚礼,亲朋好友都要上班,为了来参加婚礼还要请假,这不是为难人家吗?”卢迪跟小张摆了半天道理,小张根本不为所动,无论卢迪怎么说,小张就是一句话,“我爸妈养我这么大不容易,结婚当然要听父母的!”拗不过小张,婚礼还是定在了那个所谓的“好日子”。

结婚那天,天寒地冻,来宾们都穿着羽绒服,卢迪却穿着单薄的婚纱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很多朋友、同事都以工作走不开为由没来参加婚礼,几个好姐妹特意请假赶来,卢迪还觉得心里特别不安,为了自己的婚礼,影响了人家的正常工作,总觉得欠了人家一份人情。

丈夫丢下产后妻子回家给父母做饭

生孩子的时候,还因为是否要按“大仙”算的日子怀孕发生了一场争吵,最终,孝顺的小张还是顺从了父母的要求。

孩子出生后,卢迪这才知道,真正让她崩溃的事情还在后头。分娩的时候,卢迪身边只有小张一个人陪着。生完回到病房,卢迪筋疲力尽,这时候,小张居然提出:“我要回趟家,给我爸妈做饭,你自己待一会儿,我做完饭再回来。”卢迪孤零零地躺在床上,缝合的伤口还隐隐作痛,几乎不能起身,孩子在一边的小床上,她也根本没法照顾,护士随时可能进来要求家属去办理什么手续,这时候小张竟然说要回家给父母做饭!

“我爸妈还在家里没吃饭呢,怎么能不给他们做饭呢?”小张这种孝顺的做法放在别的时候,卢迪都能理解,但这次她无论如何也不肯同意了。“公公婆婆都是60出头,身体很好,家里有肉有菜,自己做一顿饭又能怎么样呢?为什么一定要把我和孩子扔在医院里,专门跑回去做这一顿饭呢?”卢迪回忆说,当时自己心里很难受,但刚生产完,她根本没有力气跟小张争吵,而且她也知道产后动怒会造成产后抑郁,影响奶水,所以强忍着自己的眼泪,看着小张走出了产房。

老人爱买保健品 危害健康儿子也支持

秦丽的公公特别热衷于购买保健品。小区里有几个推销员专门盯住这样的老人,使劲浑身解数进行营销。秦丽在一家健康类媒体做记者,她知道很多保健品都存在夸大或虚假宣传的成分,所以劝公公不要轻信这些推销员的话,但公公还是禁不住诱惑,各种各样的保健品隔三差五地就往回拎,每次少则花销几百,多则上千,还曾经买过一个磁疗床垫,花费了6000多元!而秦丽在做调查报道时正好调查过这个磁疗床垫,这种床垫根本没有什么特殊功能,完全就是忽悠老人,赚取暴利。秦丽苦口婆心地劝说公公,但丈夫小孙却力挺父亲。小孙还是个研究生,怎么能这么轻易地受蛊惑呢?秦丽说,小孙自己根本不相信这些保健品的功效,他就是因为太孝顺父母了,而且几乎是一种愚孝的状态,对于父母的任何做法都以无条件顺从,就算父亲买回来的是一堆废品,他都毫无怨言。他的原则就是,父亲高兴就行。

这几年来,父亲花在保健品上的钱不下四五万,钱的事情还好说,可怕的事情是,一些保健品不光无益,可能还会有害!秦丽说,公公常常买一种蛋白粉吃,吃的量还很大,过去他们也没太在意,但在一次采访活动中,医院的专家谈起一些保健品食用不当会危害健康,就特意举出了蛋白粉的例子,秦丽这才知道,原来蛋白粉吃多了会危害肾脏,回来以后她赶紧劝公公以后不要再买蛋白粉了。公公还没说话,小孙倒立即火了,责怪秦丽是因为舍不得给父亲花钱才找出这么多借口。面对这样的孝子,秦丽真是无计可施了,“我真不是心疼那点钱,而是那东西吃多了真的危害健康啊,我们干嘛非要花钱买罪受啊?”

老人不吃辣 女婿吃个鸭脖就被指不孝

琪琪也是一个孝顺的姑娘,别人对待她父母的一言一行她都格外警惕,丈夫小高甚至有一些草木皆兵的感觉。有一次小高开车时嘱咐坐在后面的岳父系上安全带,以免急刹车有危险。这原本是再正常不过的提醒,在琪琪眼里,却是挑刺的表现,于是大声呵斥小高:“那你开慢点了不就行了吗?”带老人去天安门广场游览,出来时琪琪想打车,小高说,长安街上出租车不许停车拉客,所以建议先坐两站地铁再打车,这也遭到琪琪的误解,认为是小高为了省钱而故意不肯打车……

琪琪的妈妈口味清淡,一点辣椒都不能碰,而家里的其他人都是很能吃辣的“重口味”,可为了妈妈,她做饭时从来不敢放一丁点辣椒。时间长了,家里人都觉得这饭吃得很没滋味。小高为了换换口味,有时会买点鸭脖子、鸡翅膀之类的东西回来解解馋,这丝毫不会妨碍到岳母,但琪琪却仍旧不依不饶。她的理由就是,“我妈看见会怎么想?她肯定觉得是因为自己不吃辣委屈了你,所以你才偷摸买鸭脖子回来吃,你让我妈心里多难受?”小高觉得这个理由简直不可理喻,“我吃我的,她吃她的,我吃个鸭脖子,她妈怎么就心里难受了?”

琪琪作为女儿,对母亲无微不至的关心可以理解,但做得太过了小高就觉得有些不近人情了。有一次,小高买了几个青椒回来,青椒不辣,岳母一向也是能吃的。可不知道为什么,那天买回来的青椒却有一点辣味,炒出来端上桌,岳母尝了一口,说:“这个有点辣,我吃不了,你们吃吧!”这下可不得了了,小高的行为被上升到对老人不敬,没有孝心的高度。可就连岳母自己都说,以前没碰到过这么辣的青椒,这事怨不得小高,可琪琪还是不依不饶,让小高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

中国传统文化中所宣扬的百善孝为先的观念是毋庸置疑的,也是当今社会需要弘扬的美德,但凡事都要注意一个度的问题,正所谓过犹不及,如果对孝义的理解出现了偏颇,变成了言听计从,无条件顺从老人,甚至牺牲了自己乃至家庭其他人的利益去迁就老人一些不合理的要求,那就成了愚孝。

愚孝的本质,其实是一种没有原则、不求合理的道德释放。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是每个儿女应尽的义务,但也须知父母也会犯错,比如说老人的封建迷信、重男轻女等老旧思想等等,年轻人就需要正确引导,而不是无条件服从。如果被愚孝的观念束缚了手脚而罔顾正确的处事原则,这就显得有些不尽人情了,也并不是我们应该提倡的。(图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