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训·中华丨轩辕黄帝穿越千年对你说:谨慎说话 谨慎做事

编辑:三木

家训1_副本.jpg

公元前2717年,少典在姬水旁生了一位大少爷——黄帝,正是因为生于姬水边,所以将本姓“孙”改为“姬”。这个姓呢,虽说有些女孩子气,但是咱们小小孙那个年代还要受母系氏族的影响,所以从母姓。

黄帝,居轩辕之丘(今河南新郑),号轩辕氏。黄帝二十五子,得姓者十四人。黄帝逝世后葬于桥山。其孙高阳立,即颛顼帝。颛顼死后,为黄帝曾孙即帝喾。喾死,即尧。尧死,舜立,舜是颛顼的六世孙。黄帝,颛顼,喾,尧,舜即是五帝。所以说黄帝是五帝之首。

黄帝与炎帝是华夏民族的始祖。《国语·晋语》载:“昔少典娶于有蟜氏,生黄帝、炎帝。黄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成而异德,故黄帝为姬,炎帝为姜。二帝用师以相济也,异德之故也。”这是中国历史最早记载炎帝、黄帝诞生地的史料。

后来,两个部落争夺领地,展开阪泉之战,黄帝打败了炎帝,两个部落渐渐融合成华夏族,华夏族在汉朝以后称为汉人。炎帝和黄帝也是中国文化、技术的始祖,传说他们以及他们的臣子、后代创造了上古几乎所有重要的发明。

在铭文化中,周以前的箴铭以黄帝的《金人铭》为最有名。从金人铭载体的形式看,这是黄帝用以训诫氏族,是座右铭的源头之一。

黄帝在《金人铭》中说道:

古之慎言人也,戒之哉!无多言,多言多败。无多事,多事息。安乐必戒,无行所悔。勿谓何伤,其祸将长。勿谓何害,懈将大。勿谓何残,其祸将然。勿谓莫闻,天妖伺人。荧荧不,炎炎奈何?涓涓不壅,将成江河。绵绵不绝,将成网罗。青青不伐?将寻斧柯。

诚不能慎之,祸之根也。日是何伤,祸之门也。强梁者不得托,好胜者必遇其敌。盗怨主人,民害其贵。君子知天下之不赫也,故后之下之,使人慕之。执雌持下,莫能与之争者。人蚰披,我独守此。众人惑惑,我独不从。内藏我知,不与人论。我虽尊高,人莫害我。夫江河长百谷者,以其卑下也。天道来.常与善人。戒之哉!戒之哉!

大意是说:

古人言论是慎重的。要警惕!不要多说话,多说话多毁坏。不要多事,多事多祸患。对于安乐,必须警惕,不要做后悔的事。不要说没关系,它的祸患将会很长。不要说没害处,它的祸患将会很大。不要说没有伤害,它的祸患即将产生。不要说没听到,上天在窥视着你。荧荧如豆的小火不熄灭,变成烈火将怎么办?涓涓的细流没有堵将积成江河。细小的丝线绵绵不绝,将会变成网罗。青青的小苗不拔掉,将来只能用斧头来清除。

如果真的不谨慎对待它,那是祸根。说这有什么关系,是祸门啊!强横的人没有好结果,好胜的人必定遇到他的敌手。强盗怨恨主人,人们嫉妒他的尊贵。君子知道天下是盖不住的,故处于天的后面、下面,使人羡慕。保持柔弱,保持低下,没有人能跟他争。人常争名逐利,我独守此道。众人迷惑盲从,我却坚信不移。我的内在的才能深藏心中却不以之炫耀,不跟别人比较技艺的高低。我虽尊贵,人们不嫉妒我。那江河之所以能容纳百川,是因为它处在低下的地位。天道没有亲疏,常常施福给善人。要警惕!要警惕!

当然有人会觉得,四千年前的事情,颇多变数与不确定,何以见得就是当时之语,且出自这五帝之口。

第一,《金人铭》是明确早于老子和孔子的文献,证据确凿,没有任何争议。

公元前518年,鲁昭公二十四年,周敬王二年,“孔子观周,遂入太祖后稷之庙,庙堂右阶之前,有金人焉,三缄其口,而铭其背曰:古之慎言人也,戒之哉……孔子既读斯文也,顾谓弟子曰:小人识之,此言实而中,情而信”,孔子亲自从铜人背上抄录下《金人铭》,文本见于《儒家者言》(佚失)、刘向《说苑》、《孔子家语》,文本亦见于《孙卿子》(佚失)。

老子,春秋末年的道者,他在《道德经》一书中大量引用《金人铭》言论,阐述《金人铭》思想,几乎《金人铭》的每一句话都能在《道惪经》一书中找到痕迹,“人之所教,我亦教之:强梁者不得其死,吾将以为教父”,老子把《金人铭》的作者当作至高无上的教父。

第二,根据《武王践阼》与《太公金匮》,《金人铭》是明确早于太公和武王的文献,并明指系黄帝所作。

公元前1056年,商帝辛四十二年,“西伯发受《丹书》于吕尚”,丹书受戒是商末先周时期重大历史事件,书之《竹书纪年》。《大戴礼记·武王践阼》是武王实录,“武王曰:昔黄帝颛顼之道存乎?意亦忽不可得见与?师尚父曰:在《丹书》,王欲闻之,则斋矣”,武王闻书之言,“惕若恐惧,退而为戒书”,武王摘录《丹书》之言作为戒铭。《金人铭》载于黄帝《丹书》,为武王席铭、楹铭所证。周太庙之铜人,当为武王丹书受戒之产物。

《太公金匮》载:武王问:“五帝之戒可得闻乎?”太公曰:“黄帝云:‘余在民上,摇摇恐夕不至朝。’故金人三缄其口,慎言语也。”《太公金匮》明指《金人铭》系黄帝所作,其所交代的《金人铭》创作背景,与铭文内容紧密相合。

第三,从语言学和文字学上证明了《金人铭》必为西周以前之远古文献。

西周初期是言文分家的分水岭,从西周初年起,书面语言开始脱离口语演变为文言,《尚书》、《周易》、《诗经》代表了这种趋向;而西周以前的商代甲骨卜辞,其书面语言尚未脱离口语,不存在口语以外的成分,因此口语法则具有重要的断代意义。先秦完全属于口语文献的《金人铭》、《夏小正》与远古谣谚,从语言学上证明系西周以前之远古文献。

第四,从《金人铭》的铭文内容来看,《金人铭》产生于阶级分化刚刚萌芽的时代。


阶级分化的萌芽具有重要的断代意义,如果阶级分化尚未萌芽,民众不会有“民害其贵”(部落领袖的特殊地位对原始民主与平等构成威胁)的情绪;如果已经完成阶级分化,“民害其贵”的情绪亦不会存在。“民害其贵”的情绪只有在原始民主与平等意识尚非常浓厚和巩固,而阶级分化亦已开始萌芽的时代才会有。

《金人铭》作为黄帝内心世界的真实描述,其所表现的阶级分化刚刚萌芽的时代痕迹,与轩辕黄帝作为部落联盟领袖的身份是相符的,铭文内容直指《金人铭》为黄帝时代的原始口传文献。

作为轩辕黄帝的原始真传,《金人铭》纯正、优美、崇高,中国文化的源头之水是多么清澈。虽是对于氏族对于自身的训诫,但是咱们祖先轩辕帝所提出的执雌持下原则,奠定了中国文化不死的本性——自由平等民主、权利主义、社会向善主义,这是中国文化的元气和正气所在。(图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