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禽“铲屎官”:它们就像孩子

编辑:孟德


今年28岁的戴畅,做着一份全国仅有十几个人专职从事的工作。每天上班后,她做的第一件事是打开笼门查房,查看每个“病号”的精神状态、有没有剩吃的,就像医院里的医生一样。不过,戴畅每天诊治的对象不是人类,也不是人们熟悉的动物,猫或狗,而是并不被公众熟悉的掠食性鸟类——猛禽。

QQ截图20180111100729.jpg

在自然界中,猛禽是所有掠食性鸟类的统称,它们在维持环境健康、生态平衡以及控制鼠害、虫害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由于受到栖息地破坏、野生动物贸易以及其他人为因素的影响,猛禽的生存环境正在面临日益严峻的挑战。

“所有的猛禽都是国家二级以上保护动物。”戴畅说。很多人对猛禽并不了解,当然也更不知道受伤的猛禽也是有专人进行救助的。

QQ截图20180111100842.jpg2001年,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市野生动物保护自然保护区管理站与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合作成立了这家专门救助猛禽的机构——北京猛禽救助中心,戴畅先是在这里做志愿者,后来机缘巧合,正式成为了一名工作人员。在中心,她的职位名称叫猛禽康复师。其工作职能是对每一只受伤、生病、迷途以及在执法过程中被罚没的猛禽提供治疗、护理和康复训练。

不过,戴畅却不常用这个称呼自己,她更喜欢把自己叫做“铲屎官”,就像那些爱猫、爱狗的人一样,她和同事们对待猛禽就像对待自家的宠物一般疼爱。

QQ截图20180111100751.jpg猛禽是野生动物,为了尽量减少他们与人类的接触,戴畅和她的同事们还自制了套住猛禽的布袋。整个诊疗过程中,都让猛禽戴着这些大小不一的布袋,只露出脚的部分。“猛禽眼前变黑的时候,就不会那么紧张害怕了。”戴畅说。

QQ截图20180111101415.jpg戴畅对这些直接受人为伤害来到中心的病例特别愤怒。有的饲养人被举报后,才知道自己养的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有的饲养人则是知法犯法,通过各种渠道获得猛禽,将其像“宠物”一样养在笼子里,当没有精力照顾了或者是猛禽身体出现了异常之后,要么故意放飞,要么遗弃。

这些动物被接到中心时,往往身体状况极差,羽毛光秃秃的,身体上各种擦伤,眼神黯淡。这样的猛禽康复难度很大,即使身体上的伤治好了,也很难修复心理创伤。有些猛禽甚至会出现比较极端的神经质现象,见到人就像疯了一样在笼舍里撞来撞去。

面对人类的残忍,戴畅很是无奈。很多对猛禽造成伤害的饲养人都是对猛禽略知一二的,却由于自己的贪欲,非要占有猛禽,给它们造成难以磨灭的伤害。

QQ截图20180111101424.jpg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戴畅和她的4名同事,是全国仅有的专职从事猛禽救助的康复师。直到近两年,辽宁沈阳和山东莱芜也成立了猛禽救助中心。

每年,戴畅和她的同事们大约能救200余只猛禽,每只获救的猛禽都会经历一个救助、康复、评估到最后放飞的过程。每一步,康复师们都会精心提供治疗方案,观察方案效果,改进完善,直到帮助猛禽重新具备在野外独立生存的能力。

QQ截图20180111101402.jpg戴畅明白,猛禽救助或者说野生动物的救助不是几个志愿者和几个兽医就能搞定的,需要全民参与。只有大家意识都提高了,都知道要保护了,才是野生动物真正的福音。

“要靠宣传教育让公众的意识觉醒,这才是猛禽保护的真正之道。”戴畅说。冬季的北京,寒冷却不失生机;中心地处的北师大生物园,偏僻却被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再过几天,又有几只鸟儿可以回归蓝天了。戴畅觉得,这样的快乐最好源源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