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足球队:我听见队友在黑暗里奔跑

编辑:孟德

即便是在网络如此发达的今天,即便中国盲人足球国家队表现出色,排名世界前列,拿下过不少国际比赛的奖项,依然有不少人对盲人足球的存在一无所知。

QQ截图20180110135020.jpg

2016 年 9 月,巴西里约残奥会,中国盲人足球国家队 0:1 憾负阿根廷,最终取得了第四名的好成绩。在中国男足屡屡让人失望之际,近年来,中国盲人足球队却因为成绩优异,引起了部分网友的关注,有人甚至称他们才是“真正的中国男足”。

可当我第一次跟人说想拍个盲人足球的题材时,很多人都好奇,盲人竟然还能踢球?是的,即便是在网络如此发达的今天,即便中国盲人足球国家队表现出色,排名世界前列,拿下过不少国际比赛的奖项,依然有不少人对他们的存在一无所知。

这种反差,让我对国内盲人足球队伍的培养和成长产生了兴趣。

QQ截图20180110133145.jpg

通过网络,我幸运地和前河北省盲足队门将牛磊先生取得联系,经他引荐,接触到了刘子龙教练和他带领的河北邢台特殊教育学校盲人足球队。

在邢台特殊教育学校,盲人学生的比例是最小的。当地好多盲童家长压根不知道邢台有一所这样的学校,更别说送孩子去踢球了。盲足队里的好几个学生,都是由校长和教练亲自联系,才来到学校读书的。他们当中最小的13岁,最大的也不过21岁,有人在此之前从未接受过任何教育。

当然,学校本身也有相关招生活动。报名当天,会有相对较多的盲人学生参加,但排除掉身体条件不允许和家长反对的,再经过校方及省队一选拔,最后只有六名球员留了下来。

QQ截图20180110132704.jpg

这六名盲足队员都是先天性视力问题。

队长侯立杰,初中前视力正常,之后逐渐失去视力,原因不明;周鹏涛和刘达成,因白化病导致视力出现问题;白胜朝,视力失去光感,不论白天、黑夜都看不清事物;张浩和冯雨迪,由于先天发育不全造成视力问题。其中,侯立杰是球队中视力最好的一个,而张浩则是问题最严重的一位。

来学校之前,他们几乎一直待在家中,既不能外出,也无法帮家里做任何事情。这种生活状态导致他们内心变得异常敏感和脆弱,无论是受到表扬抑或责备,都会被无限放大。刘教练告诉我们,在跟这些队员的日常交流和相处过程中,老师和校方一直是小心相待。

拍摄期间,我清晰地感受到了这点。可能是因为陌生人的缘故,面对我们时,队员们显得特别腼腆,以至于有一点点紧张。他们很多时候总是欲言又止,似乎担心说出来后,会被别人误解。

QQ截图20180110132534.jpg

即使如此,与刚进学校时相比,每个盲足队员的情况都已经改善了太多。足球成功把他们“带了出来”,除内心心理状况,还包括对外面世界的感知和体验。

根据邢台特殊教育学校的规定,为了学生安全和便于管理,学校推行着全日住宿制。学生们大部分时间都要留在校内,除非特殊节假日或者说春节才有机会回家一趟。不过,作为盲足队员就不同了,他们将代表河北省前往北京参加全国杯赛。

人生中第一次搭乘火车,让13岁的冯雨迪激动不已。在采访中,冯雨迪表示他很感谢当地残联,没有他们的发现和邀请,他可能永远没有机会出远门......面对镜头略显怯场的他,话虽听起来有点官方,但不可否认,进入学校学习和加入盲人足球队,确实给他的人生带来了很多改变。

而队长侯立杰回忆称,两年前,自己第一次出门坐火车时,紧张得连吃饭都不会了,因为他以前从来未试过离开邢台一步。现在,他不仅表现得十分轻松,甚至有陌生的旅客跟他聊天也不会闪躲,还会骄傲地表示自己是代表着河北省队。

QQ截图20180110134056.jpg

从邢台到北京,一路上,我和刘教练聊了很多。也了解到,其实国内有不少的盲足比赛,各种杯赛、甚至联赛赛事。像这次的全国杯赛,各个省份就都派出了球队参加。比起简单的争冠、排名,刘教练称,参加这些比赛的目的,更多地还是想让这班有残疾的小孩多外出见识,和其他人能有多一点的接触、交流。

另外,据刘教练表示,学校近几年得到了不少的资助,对他们盲人足球队来说,很多事情在慢慢朝着理想化的方向发展。只不过,盲人学生的招生数量一直比较尴尬。

除了那些根本不知道特殊教育学校存在的家庭,还有一些家庭宁愿把自己残疾的孩子放在家中,也不愿意让他外出。这导致很多盲人小孩虚度时间,失去了学习的机会。对这种情况,学校和教练常常也无能为力。

QQ截图20180110133230.jpg

现实种种,对于那些选择将残疾孩子留在家中的家庭,我不敢妄加评议。

但在比赛现场,看到这些盲足队员推进着装有铃铛的足球,每个人在自己的黑暗中向着一个方向奋力奔跑时,你很难不为之动容。

QQ截图2018011013460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