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俊人:文化软实力从何而来

编辑:向向

6月29日,经心书院举办150周年纪念活动,冯天瑜、郭齐勇、安乐哲、万俊人、丁夏等著名学者齐聚经心书院,围绕“看世界·看中国”这一主题探讨如何从青少年开始,促进中外文化互鉴与民心互通。

本文根据清华大学人文学院院长、教授万俊人的主题发言整理而成。

屏幕快照 2019-07-22 上午10.00.31.png


01  什么是文化软实力

什么叫文化软实力?这是最近一些年我们才意识到的一个大问题,最早是外国朋友或者外国的政要帮我们意识到的。

本世纪初,在一个很公开很正式的场合,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女士说,中国的发展“不足虑”,为什么呢?因为她觉得中国只有钱,只有GDP,没有文化“软实力”。她这个讲话得到了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的呼应,撒切尔夫人也说中国的崛起“不足虑”,因为中国没有文化“巧实力”。“软实力”(soft power)是个新词,最早好像是由美国哈佛大学约瑟夫·奈教授提出来的,它是指与国家经济、军事等显型“硬实力”(hard power)相对的文化、思想、意识形态等观念形态的隐型国家力量。“巧实力”与“软实力”差不多意思。现在,好像美国和一些欧洲国家不这么看了,觉得中国还是有一些甚至是相当“可虑”的,所以中美之间出现了贸易和科技的关系紧张,当然背后更多的是政治紧张。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他们发现,崛起的中国不仅“硬实力”日益强大,还有不断增长的“软实力”诉求。

关于文化“软实力”,我们可以用两个比方来加以解释:一个是武林秘籍。大家看金庸的小说一定会得出相同的结论:原来,最高的武艺不是硬功夫,而是《葵花宝典》这一类的软功夫。文化软实力就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文化秘籍,或者说文化的《葵花宝典》。

另一个比方是说,文化软实力是一种“心力”,讲的就是经心书院的这个“心”字。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或者一个文明区域的心力,即是其文化“软实力”。民族国家有多大的心,有多坚强的心,有多智慧的心,他就有多大的文化“软实力”。文化“软实力”包括一个民族-国家的文化智慧、文化理想、精神意志,以及,最重要的是文化的核心价值理念。

02  文化软实力与书院有何关系

大家知道,书院是人类早期发明和创建的“教育基地”,是用于传播知识和培养人才的所在,所以,我们可以把书院看作是文化的温床和摇篮。

孔子被世界公认为人类文明史上的第一位教育学家,是最早开展书院教育的先驱。当年,他想施展自己的政治抱负、传播政治理想,但其仕途却屡屡遭遇严重障碍,终生不得其志。因此,他晚年被迫选择退而求其变,不是退而求其次。历史证明,夫子的这一“变”其实是开天辟地,抓住了真正具有根本意义的要害。孔子发现,当人们不理解他的时候,无论他的政治抱负或政治理想多么高远,都不能被人接受,更无望实现。所以根本的问题还在于人心,在于人之“心力”的开发。所以他退回来,开始办私塾,也因此成为中国历史上也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打破“学在官府”的教育先知。

中国有着丰富的书院历史。我们大家知道的是,唐代有四大书院,河南商丘的应天书院,我老家的岳麓书院(今湖南长沙岳麓山下)、江西的白鹿洞书院(今江西九江庐山),这三个书院是没有争议的;还有河南的嵩阳书院(今河南郑州登封嵩山) ,也有人说是衡阳的石鼓书院(湖南衡阳石鼓山),这两个中究竟何者该列入“四大书院”之中,还有些争议。依本人陋见,不如说唐代五大书院来得简明,因为他们的存在都是真实无疑的。

我们去了解书院的历史,会发现一些有趣的现象。第一,所有书院不仅都培养了大量文化人才,还都曾发生过多次不同学者、不同大师、不同学派之间的讨论、对话,甚至是争论。文化的生长,思想的创新就是在这些讨论、对话和争论中爆发的,比如说,理学与心学之争;朱熹和张栻关于理学的讨论;等等。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书院培养了大量的文化人才,形成了代代相传的学统乃至学派。我们知道,在古希腊,“Academy”(学园)的创制是从柏拉图开始的,柏拉图的老师苏格拉底讲学传道不在学园,而是喜欢在公共场合直接讲学论辩,比如说,奥林匹克运动会、广场演讲。他也因此受到批评甚至被国王判刑,说他到处蛊惑人心,尤其是蛊惑青少年。苏格拉底这个人胆子比较大,人家开奥林匹亚运动会,他就去运动场找那些年轻人追问问题,跟他们辩论,当然是追问和辩论各种各样的哲学问题,通过这种辩论、追问,去启迪年轻人的思想,所以他才被说是蛊惑青少年,最后被判以极刑。但是,他的学生柏拉图就吸取了“教训”,办起了正规合法的书院,不再针对公众,而是针对一些可造之才来授课讲道,培养了包括亚里斯多德这样的伟大哲学家弟子,当然更多的是创造了我们所熟知的伟大的古希腊精神,那就是:让高尚的灵魂寓于健壮的体魄之中,灵肉双强,这是古希腊文化精神的核心。可见,培养大量的文化人才和某种文化精神才是书院的伟大贡献,特别是在古代。

经心书院同样如此。但与古老的唐代四大书院不同,经心书院还有其独特之处。以我极为粗浅的了解,经心书院独特的特点至少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它打破了原来的书院只涉及传统中国人文学的范畴局限,开始引入自然科学,引入西学。所以经心书院是一个具有典范意义的、中西古今文化相互学习、相互发明的所在。另一个特点是,经心书院既是古代的,也是现代的。它的创办者张之洞和李鸿章,被称为晚清洋务运动的两位先行者和实践者。洋务运动实际上是我们这个古老民族开始向外部现代文化、外部现代文明或者文化他者学习的起点。过去,我们只从洋务运动本身所创造的实际社会效果来评价它,其实我们更应该用长远的文化眼光和历史眼光来评价它,在这样一种新的视野下,洋务运动包括经心书院其实有着更深刻,更长远的时代性贡献,这是过去我们没有看到的,或者是没有充分关注的。

总之,书院不仅培养人才,而且创造思想,提供不同文化或文明、不同学术流派相互对话、相互交流的场所和空间。无论是古老的书院还是现代的大学,都是维护、储存、传承文化传统,传播知识,并且创造新知识的文化基地。所以,书院不仅培养人才,更创新知识,在这一点上,经心书院的知识创新特点更加明显。

理解了书院,或者说,从中外书院本身的经历中,我们不难发现,书院和大学一样,对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之文化“软实力”的创造与增进都是关键性的。今天我们很难想象,没有这些书院,我们曾经的文明会是什么样子,曾经的文人会是什么样子。更不可想象,如果没有大学,现代社会将会怎么样,现代的知识、人才又能如何。

这让我想起了我曾经多次访学的哈佛大学。哈佛大学的故事给我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是什么?是她对美国建国和美国强大的独特而巨大的贡献。大家知道,年轻的美利坚共和国是一个新生的、由来自五湖四海的移民组成的新型国家,其中的主力由当时被英国驱赶的新教徒和一些政治上失意者,生意上的破落贵族共同组成。幸运的是,这些失意者或被放逐者却有着坚强的心智和高远的志向。这就是,他们要立志建一个比“日不落帝国”(也就是大英帝国)更为强大的帝国。怎么建?他们确信,若要建一个比大英帝国更强大的国家,首先要建比牛津、剑桥更好的大学。所以,在美国是先有哈佛、耶鲁,而后才有美利坚合众国,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可见,哈佛这个传说非常美丽。那一批最早登陆北美洲的“新英格兰人”,他们历经苦难,实际上是一群失意者、流浪者,漂泊到了北美那个荒凉原始的地方,虽然他们做过的一些事今天被史学家们所诟病,比如说,他们对北美原住民印第安人的不友好,甚至是残酷屠杀。但他们依然有很多值得我们回味和学习的历史经验,先建大学,后建帝国的见识与实践,就值得我们学习。这就好比是文化软实力,先练软功夫,再建硬骨架。

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是,新英格兰人不仅开拓了“新大陆”,还建立了很多新道德,比如大家非常熟悉的感恩节。登上北美洲并站稳脚跟之后,他们觉得自己对印第安人有些太过分,好在他们最终懂得要感激印第安人,虽说有些太迟。最初登陆北美的那些新英格兰人人生地不熟,面对漫长而严寒的冬天,他们几乎无法坚持,难以生存。就在这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正是遭受他们驱赶和绞杀的原住民印第安人,给他们默默送来火鸡和土豆等过冬食物,帮助他们度过了漫长而饥荒的严冬,在这块土地上生存了下来。感恩节是新英格兰人专门设定的一个节日,本意即是“感谢给予”(Thanksgiving)。

由一群懂得感恩、懂得帝国成功之道、懂得先办大学后建强国的人建立起来的美利坚合众国,在一百多年便迅速成长为一个强大的现代超级大国显然不是偶然的,而是必然而然的。在这里,我们也同样可以看到文化道德的力量,看到文化“软实力”的深远而巨大的价值。

03 文化软实力从何而来

文化软实力从哪里来?我的回答是:

第一,文化软实力从传统中来。文化软实力可以说是一个“祖传秘方”,我们要记住它,用好它,传承它,光大它。

第二,文化软实力从学习中来。我想再次强调,学习曾经是美国诞生和成长中最为重要的一条成功经验。美国是一个多民族的移民国家,是一个文化多元性最典型的国家。美国还是一个开放的学习型国家,这是美国得以强大的秘密。美国曾经向天下人学习。很多史学家说,美国之所以能够成为帝国,是因为它借两次世界大战之机发了大财,既把武器卖给日本,德国,也把武器卖给蒋介石,共产党。这当然是真实的原因之一,但不是最本质的。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两次世界大战期间和之后,美国吸纳了大量优质人才,包括科技、文化、教育、哲学等各个方面的人才。我们知道当代心理学的重镇在美国,但其实心理学最早发源于欧洲,但为什么这个中心移到了美国呢?不仅如此,很多学科,如数学、物理学、生物学和医学、社会学、经济学、政治学、哲学等学科的研究重镇现在几乎都在美国。美国为什么这么强大呢?一个哈佛大学都有超过百人获诺贝尔奖,更不用说其他了。

美国崛起和强大的秘密就是“学习”,就是其巨大的文化科技人才的吸纳力,可以将之比如为文化“软实力”意义上的“吸心大法”。最近,我接触了一些美国学者,他们最忧心的不是特朗普总统的“不按章法出牌”,不是他的“退群”胡来,甚至也不是中美贸易战,而是美国人现在的做法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发生一种令人不安的转变:即从一个曾经卓越的学习者,一个非常高明、非常谦虚、非常开放的学习者,慢慢变得越来越狭隘、越来越偏执的独断主义的“师爷”。现在的美国不再虚心,不再虚心向别人别国学习,而是总想指点别人,教训别国,乃至教训整个世界,还往往用上惩罚或是“极限施压”的不光彩手段。所以这些教授认为,这才是美国最大的威胁。


我也经常跟我的博士生和研究生说,永远不要把我看作是你们的知识导师,我只是在身份上是你们的导师,但你们不能只听我的课,如果你只听我的课或我的“指点”,纵然你们把我的全部本事100%学过去,也不过是“万俊人第二”或“第三”、“第n”。你们应该向令狐冲学习,谁手段高明就跟谁学,谁有绝招就跟谁学,甚至是“偷学武艺”也无妨。我看金庸小说的一个最大收获是,我有了一个学习的学习型榜样,他就是令狐冲。令狐冲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代武艺盖世的绝顶高手,靠的就是虚心学习和广泛学习。同理,美国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个当今最强大的国家,原因就在于它曾经善于学习、肯学习,而且是完全开放地学习。但现在的美国,好像不愿意学习别人,好像不愿意承认文化和文明的多样性,相反,它似乎越来越习惯于以自己所拥有所偏好的东西为唯一价值标准,我也认为,这才是今日美国之最大危机。所以很多学者认为,无论中美贸易战进入到什么程度,我们都不能关门,都要保持开放;无论我们发展强大到什么程度,都不能自满,更不能自傲。强健自我的不二法门只能是学习再学习。文化软实力就是从学习中来。我特别想提醒我们的年轻朋友,会学习,不仅仅向自己的老师学习,向整个社会,向祖先,向经典,向陌生者,向外面的世界和外面的人学习,你就会成为一个最强者。

第三,文化软实力还要从不断地创新中来。

我大致了解了经心书院150年的历史,它多次改名,多次增删教学科目,最后能够文理兼顾,无问东西,这本身就是一种创新教育,蕴含着丰富的创新思想。我甚至想象,假如张之洞一直这样坚持把经心书院办下去,没有因为近代中国社会的动乱而搁置、停止,它一定会培养一大批创新型的、适合于现代中国的优秀人才。虽然我们失去了历史时间,但是,今天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了经心书院得以复建,让我们可以重来。学习,任何时候都不晚,开放是一种永久的心态,是强者的姿态,也是文化软实力最最重要的品质。

(来源:经心书院)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合作律师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

新华网人民网光明网中国网中国文明网中国青年网中国网信网中国国际文化传播中心尚一网乐视网欧洲华文传媒协会中国工艺艺术品交易所

Copyright © 2014-2016 ChinaShanDe.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善德网 版权所有

网站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惠河南街1102号国粹苑A座 电话: 010-67709799

网站备案:湘ICP备14018033号-1